首页 >烘焙

此生不负时光来 (三十六)自在是无声

2019-12-04 14:02:38 | 来源: 烘焙

此生不负时光来 (三十六)自在是无声

都说三个人的电影,注定有一个人不能拥有姓名,徐斯南沉默地站在会场外,他是不经意路过这里的,没想到沈璧君真的会来。其实他从来想参与的都不是斗争,而是希望他目光追随的那个人过得好。

今天是元旦,他给所有人都放假了,因为元旦这一天对他来说太过于特殊,应该只属于他一个人。

记得那还在念初二的时候,他由于不想去国外和家人斗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都很不开心,一个人闷头坐在最后一排什么话也不讲。而当时的小学校元旦竟也不放假,把学生召集在小教室里补课,那个时候沈璧君的胆子真的太大了,什么都敢做,就干脆拉着他翘课去了热闹的大商场,搜刮出两人身上仅有的30元换了一堆游戏币去打电动,最后剩下的还够买一个大份的冰淇淋。

那天的商场实在太拥挤了,一路上沈璧君都让他抓住自己的书包,怕给他弄丢了,他就紧紧地抓着她的书包,跟在她身后,他们就像两条泥鳅在人海里穿梭。那是他第一次逃课,以及他的第一次叛逆。他不记得后来被抓回学校教导主任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天的老师们都气坏了,把气都撒在沈璧君身上,她什么也没说还嬉皮笑脸的顶嘴。现在的她却一点儿也看不出当年的影子。

“徐总……”

一个甜甜的女声把徐斯南从回忆里拉出来,他怕被人撞破自己的行为,慌乱地假装翻着,转过身才发现竟然是吕露露。

“是露露啊。”他明显松了一口气,吕露露是整个公司他最信任的人,她做事一向雷厉风行,自然不会在意他的八卦,他这才收了,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吕露露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扭捏着不说话的样子和她平时展现在他面前的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她犹豫了一会儿,才望着他有些紧张的开口,“我是想来问,徐总有时间一起吃饭吗?”

“啊?”徐斯南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吓到了,吕露露这样说起来,好像除了一起出差的时候,其余他们也并没有一起吃过饭,事实虽是如此,但他还是抿了抿嘴,有些愧疚地说,“抱歉,我还有事要处理,不能接受你的邀请。”

吕露露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在脸上,大概她怎么也没想到一起工作了那么久的人,居然连想也不想就这么无情地拒绝她吧。她表现出来的并没有多失落,只是点着头捋了捋头发,“这样啊…那我先回去了。”

“露露等等。”徐斯南叫住了转身要离开的吕露露,他没有看到她眼里再次浮现的期待,她又挂着得体的笑容望着他,等待他开口。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喜帖,塞进她手里,“这是我的婚礼请帖,你一张,帮我把另一张给沈璧君吧。”

“婚…”吕露露的话还未讲完,一抬头徐斯南就已经转身走了,他离开的声音踏踏踏地在寂静的走廊响起,她感觉自己有点恍惚,手微微发颤地打开请帖,竟有些不敢看,她从来没听说过,他有结婚的打算。

厉晴方?

吕露露的一滴眼泪恍惚间打湿了新娘的名字。

“喂露露,等下同学聚会你还带不带男神来参加了?”

“我们有事,不去了。”吕露露挂了几番催促的,走出会场的双脚都不听使唤,她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也不知该发些什么感叹。

街上来来往往热闹的人这么多,有谁也能和此刻的她有一点共鸣?

电影刚过半,沈璧君就已经睡得很熟了,从高度紧张到忽然放松,这之间的兑换本来就够让人吃不消的,温羡不忍心打扰她,只是悄悄地把电影的音量调小,一动不动地给她靠着。

大门又被谁打开了,吱呀的声音拖得很长像是在试探,温羡警惕起来,一只手护着沈璧君,侧过头望着来人。

是来做清洁的阿姨,她猫着身子走到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就停在了原地,说徐总监交代过等他们走了就来打扫这里,她在门口徘徊了许久听不到里面有动静,以为他们走了就进来了,只是没想到他们原来还在里面。

“温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保洁阿姨笑得很拘谨,“我这就出去。”

“大楼都没人了吗?”温羡连忙摇头,并不是责怪她,只是询问了一下情况。

“放假了都回去了,我扫完这个就回去。”阿姨岁数很大了,笑起来的时候眼角都是皱纹。

他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她过来的时候轻点儿。自己拿了遥控器把电影关掉,原来大家都走了,他不忍心让这个阿姨一直等到他们离开才回去,就自己抱着睡熟的沈璧君先走了。

临走前他想到了什么,就把之前粉丝送的一盒小蛋糕递给阿姨,“阿姨这个给你,早点回家,元旦快乐。”

“谢谢……谢谢小伙子。”阿姨显然是惊喜的,她把双手使劲儿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才伸出双手接了过来。

常存善意,感念擦肩。

白容月曾经告诉过他,一个人的生命里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他们的贵人。

“我怎么在车上啊?”沈璧君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和温羡已经在林邑开的车上了,她动了动酸痛的脖子,望着坐在驾驶室认认真真开车的林邑不禁疑惑地问道,“林邑你都没有假期的吗,你一年四季都要这么随叫随到啊?”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是说我压榨林邑吗?”温羡在一旁坐不住了,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我说的很有道理啊,以后我们两个可不能依赖林邑了,他也是要成家立业的。”沈璧君一直是操得老母亲的心,自打她认识林邑以来,他就一直是以温羡的一切事物为中心的,对温羡更是百依百顺,虽然是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特殊性,可这么多年林邑的报恩也该结束了吧。

“太太,我不需要成家立业的。”林邑听他们两个理论起来了,赶紧红着脸出来解释,毕竟当事人的意见最重要。

林邑突然来的助攻让温羡得意起来,重重地从鼻尖钻出一个“哼”字。

沈璧君才不是这么容易被他们两个打败的人,她用手托着腮,靠着车门,眼神望着窗外无奈地摇头叹气,“林邑啊,你可别被我们家这个老妖怪给骗了,不信你问他,陷入爱情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她终于找到致命一击,这温羡可不就是现成的典范吗?他自己可是已经成家立业的人,哪能限制林邑只能为他服务,即便是林邑自己这样说也不可以,在沈璧君眼里,他早就需要一个能掌控大局的人来替他“赎身”了。

林邑只是专心地望着前方开着车子,关于他为什么不愿意再成家这件事情,在座除了他就只有温羡最清楚。

早在东姬国他还是妖兽族唐家小公子唐深的时候,就被迫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阿池被自己最敬重的主子给绞死,他永生永世也不能忘记阿池死的时候那个笑容,她明明是一个连虫子咬了都会哭很久的人,在那个时候却一滴泪也没有落……所有人都说,阿池是为了洗清他杀人无数的罪孽才甘愿赴死的……从此他的心就跟着阿池一起死了。

“太太,真的不必了……”他也从未这样两次拒绝沈璧君。

她似乎知道一定是有什么隐情了,望了一眼温羡,他很平淡地冲她摇摇头,示意她不必再说,沈璧君明白他早就知道林邑的心思

,不直说出来肯定是害怕再次揭他的伤疤。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伤痛,过去几千年都不能消散?沈璧君不愿再想了,想下去也是为难自己,干脆就把悬念放在这里好了。

“我们去医院吧,阿西还在那里,我该去接他了。”她这才把留在医院的阿西想起来。

三个人一并进了医院,沈璧君记得阿西的病房,就走在前面,病房的门没有关,开着一道缝,她刚伸手要推门时,就从门缝里瞥见一个身影站在阿西的床边,那个人很警觉,似乎察觉到了她的靠近,只在一眨眼的功夫就没见了踪影。

“阿西!”沈璧君担心那个人对阿西不利,随即立马推门跑进去。

她的声音惊动了身后的温羡和林邑,温羡的脚还未迈进病房就迅速缩回来,一把将林邑也拦在门外。

“是神。”他神色紧张,眉头紧皱,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烈的神息,他能分辨出那只是弥留的气息,但仅此而已就已经如此强大了,甚至是快达到白容月的神息了,到底是怎样一位厉害的人物。

林邑咽了咽口水,害怕地退到一边,“还在吗?”

“他已经走了。”温羡和林邑都松了一口气,相继进了病房。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沈璧君摸了摸阿西的额头,又缩回手,对于温羡的问话显得很纠结,连直视他也不敢,即使对刚才的那个人她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嘴上也只是支支吾吾想含糊过去,“我没看清……一个黑影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林邑走到窗户的位置,探出头往下看了看,那个人并没有留在这附近,不过他的脑海也想到了一个人。

“会不会是叶里?”

“你…你认识叶里?。”沈璧君听到叶里名字的时候震惊地嘴都合不拢,睁大了眼睛望着林邑,她心中的答案就是叶里,她也怀疑是刚才的人就是叶里,可是由于她从没告诉过温羡她也认识叶里,所以很心虚害怕给他们知道,误会她和神串通一气。

只是他们早就认识叶里了,而且温羡也完全知道沈璧君也认识叶里。

“哦…是这样,我之前调查苏小姐的男朋友,碰巧见过叶里而已。”林邑看了一眼温羡,他并没有什么异常表情,便都如实跟沈璧君交代了。

“不,”温羡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盯着躺在病床上睡着了的阿西若有所思,“叶里哪来这么强大的神息?”

这里能感受到神息的,只有他一人。

“那个人会不会伤害阿西?”沈璧君紧张地坐在阿西的床边守着他。

“那倒不会,这个孩子明显是气色越来越好了,而且呼吸均匀体内也没有异样。”温羡虽然怀疑来人的目的,可眼前这个孩子分明什么事也没有,反而还像是那个人治好的。

温羡说的没错,阿西现在并没有在发烧,就连他熟睡的样子也是如此放松和恬静,她的忧虑才消除了。

不管来人是谁,没有恶意就好。

“你为什么要救阿西?”

医院的天台上,叶里坐在围墙的最边缘,双脚悬在半空悠然地荡着,“他本来就是要得胃癌死去的。”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那个蒙着面的神秘女人,依旧很不待见叶里,尤其是在看到叶里今天这个样子,“你这是什么轻浮的打扮,真是有辱我们的神尊。”

今天叶里的打扮确实很让人意外,她高高地梳着两个辫子,微微地垂在肩膀上,身上穿的是蓝色领边的水手服和海蓝色的齐膝百褶裙,长长的运动袜冒出白色的球鞋紧紧地绑着她纤细的小腿,露出好看的线条,这种打扮和这里那些元气满满的小萝莉没什么差别。

“你懂什么。”她满不在乎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是大人让我来劝你早些回神界,明天就是神祭了,你最好别连累大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我不在乎你是谁。”叶里接话很快,依旧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派头,说完纵身一跃就不见了。

她真像是一个无所顾忌的小恶魔。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什么止咳药6个月儿童用好
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