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凌云霸主 第一卷:艳遇人生 第一百五十八章 此景,梦中萦绕八年

2019-10-11 17:34:02 | 来源: 小吃

凌云霸主 第一卷:艳遇人生 第一百五十八章 此景,梦中萦绕八年

京华市,若瑟堂。

这里,便是整个京华市四家最大的教堂之一了。

此时,正值中午十二diǎn,路上行人匆匆,可教堂里面,却是难得的冷清了下来。这个时候,一对男女并肩来到了这家教堂,男的英武,棱角分明,非常硬朗,女的美艳,恍如一位从画中走出的绝代佳人,最是身上那如水般的气息,让人心神宁静。

不用説,这一对男女,便是叶无双和柳馨彤了。一路走来,叶无双竟是就这么抱着柳馨彤跑进了京华市!

望着充斥着一股神圣庄严气息的教堂,柳馨彤虽然应经隐隐猜到叶无双带她来这里干嘛来了,可还是问道:“无双,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説话的时候,女人那双如水的美眸扑闪扑闪的,有欣喜,也有期待。

望着女人的表情,叶无双对自己的这个决定非常满意,自己亏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能让彤姐高兴哪怕那么一瞬间,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当即,温醇一笑,在女人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轻声道:“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呵呵……彤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曾经説过,等我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就娶你过门,现在……虽然迟了diǎn,可{一+本{读}诺言总该兑现的,难道不是么?!”

闻言,虽然心中早就猜到了答案,可柳馨彤还是止不住一阵狂喜,俏脸微红,竟是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可又有谁看到,那低头的瞬间,竟有泪光闪动……

八年前,她披一袭素缟当成婚纱,在男人的衣冠冢前立下誓言,此生,已是你的女人……

而后,以遗孀而自居,带着xiǎo霜儿含辛茹苦的过了八年。

想不到……上天到最后居然把男人还给了她,怎能不喜?

执手教堂前这一幕,虽是第一次经历,可却一diǎn儿都不陌生,只因……这一幕,已在梦中徘徊八年。

而叶无双此时,则望着教堂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居然要在那个鸟人耶和华的见证下完成一场婚礼?

叶无双摇了摇头,如果教皇那老家伙知道的话,此刻怕是会高兴疯吧,八成会屁颠屁颠的立马从梵蒂冈跑出来对着自己得瑟——嗨,贱人,现在用得着老头子我了?可老子就是不成全你!尼玛的,当初为了教士,你一火箭弹把老头子我轰飞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今天呢?

不过,既然柳馨彤喜欢,那么叶无双就是对教会不怎么感冒,説不得今天也要到这里面走上一遭了。

当即,叶无双轻轻拉起柳馨彤的手,大步朝里面走去。

很快,这一对陌生男女的到来就惊动了若瑟堂的主教老约翰。

在巨大的十字架下,叶无双难得的虔诚了一会,没有了往日面对教会成员时的凌厉与杀机,微笑着説道:“尊敬的主教,我和我的妻子想在上帝的见证下结为夫妻,希望您能做我们的见证人。”

老约翰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一听这话,哪里有不答应的理由?当即笑着应了下来,即便,此时他正在吃午餐,也非常乐意放下筷子

,成全这一对有情人。

这是一场算不得多么豪华的婚礼,没有亲朋好友来参加,也没有鲜花和香槟,只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婚礼见证人,以及一间教堂。

很快,柔和的音乐便在空旷的教堂里响起,叶无双也变得虔诚了起来,最起码,在这一刻……他是虔诚的,他是真的希望自己和柳馨彤能地久天长。

而柳馨彤,虽然在笑,可眼中的泪水却忍不住的往下掉,带着泪的笑,竟是那般凄美。

望着这对年轻的新人,不知道怎么地,老约翰竟然产生了一丝心酸的感觉,虽然他不知道两人的过往,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这对新人,一定经历了许多许多。

带着一种祝福的心理,约翰将目光投向了叶无双,轻声问道:“在上帝的见证下,你,叶无双,愿意娶柳馨彤xiǎo姐作为你的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将永远爱着她、珍惜她吗?!”

根本不需要想,叶无双直接diǎn头,朗声道:“我愿意!”

而后,老约翰又将目光投向了柳馨彤,再次问道:“在上帝的见证下,你,柳馨彤,愿意嫁给叶无双先生作为你的丈夫,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吗?!”

“我愿意。”

话出口,已变成颤音,柳馨彤轻轻捂着自己的xiǎo嘴,脸上犹挂着泪珠……这一天,她实在是等了太久太久。

见到这一幕,老约翰心里忽然觉得很开心,似乎做了一件大好事一般,望着这一对新人,轻声説道:“请新郎为新娘带上戒指。”

叶无双一愣,不过很快就笑了……似乎,自己还真有准备!

当即,拽断了挂在脖子上的红绳,绳上,穿着一枚璀璨夺目的戒指,通体赤红如血,在凹槽中,镶嵌着一颗颗璀璨的钻石。

这枚戒指,是叶无双在暗黑议会时,穷尽天下大师之力,以暗黑议会麾下矿产中产出的最纯净的一块石榴石雕琢成的,以石榴石为戒,以d级钻石为辅,一起打造出的一枚绝世戒指。

世间多有流言,恶魔的宠爱共有九件,分别代表着暗黑议会之主的某一感情。

而这枚戒指,毫无疑问代表的就是叶无双的爱情,也是叶无双专门为柳馨彤造的,一直都随身带着,可见……柳馨彤在他心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位置。

叶无双轻轻将戒指戴在柳馨彤右手无名指上,望着女人那梨花带雨却又掩不住幸福的模样,心中不禁一阵感慨,忽然将嘴凑到女人精致的耳旁,低声道:“彤姐,这枚戒指,名叫永恒的爱……戒如其名,代表着我对你永恒不变的爱,彤姐……我爱你!”

我爱你……

短短三个字,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曾经説出口?虽然老套,但却总是充斥着无法阻挡的魅力。

柳馨彤同样无法阻挡,这三个字宛如重锤一般,狠狠敲打在她心上,整个人神思恍惚,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两人从前,在爱情这一领域,永远都是浅尝辄止,没有接吻,也没有过多情话,永远都是淡淡的,虽然求得了永恒,但却少了一份炽热。

如今,叶无双打破了这一切,给了柳馨彤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有人説,女人,是为情而活,这话是不错的,虽然柳馨彤不求爱的热烈,可热烈到来时,也同样不会拒绝,因为……那是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她也是个女人,虽已年过三十,可説到底,在爱情上,却比之许多十六七岁的少女都不如……

当那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热烈来临时,柳馨彤沦陷了,轻轻靠在了叶无双怀里,低声呢喃道:“无双,彤姐同样爱你。”

见此一幕,约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孩子,我代表上帝,祝福你们,祝一生幸福!”

……

半个xiǎo时以后,被突然来临的幸福冲击的有些头脑发晕的柳馨彤终于在叶无双的陪伴下走出了教堂。

最后看了一眼这处承载了她幸福的地方,柳馨彤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终究还是缺了diǎn儿什么,女人一生,若是不披一次婚纱,绝对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叶无双时刻都注意着身边的女人,见女人或多或少有些怅然,仔细一想,顿时便猜了个明白。当即,朗声一笑,拉着柳馨彤朝一处摄影会所奔去。

这个女子……为自己付出了太多,无论她要什么,都应当满足,难道不是么?

(兄弟们,月末了,手里有花的甩几朵给老楚吧,不求冲第三了,只求别被人爆掉,下面那位正在猛追,大有在最后关头秒杀老楚的节奏,这个时候让人干了……实在有diǎn儿刺激人呐……)

大庆皮肤病医院的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医院电话号码
大庆皮肤病医院价格贵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大庆皮肤病医院上班时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