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菜

凤公主嫁到之醉龙君 第179章 恶鬼书生

2019-12-04 05:33:45 | 来源: 热菜

凤公主嫁到之醉龙君 第179章 恶鬼书生

凤清灵抱着龙悟往西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就遇上了青淼,龙二和洛英。

“可有发现?”

青淼点头,从袍袖中取出一个绘本。凤清灵接过,递给龙悟,龙悟顺手翻了翻,凤清灵凑过去看,上面的工笔画倒是蛮漂亮的。

“有什么奇怪的吗?”凤清灵看向龙二。

龙傲天颦紧了眉:“你难道没觉得上面的配字很奇怪吗?”

凤清灵把目光再次放到绘本上,这才发现一幅幅漂亮的图画下面,都配有两行文字,来解释这些图片的内容和作者,或者只是一些诗文。只是,下面的两行文字,是用两种文字来书写的。其中一种她认得,是骅国文字,那另一种凭猜测也可以想到,应该是岳国文字啦!

“没什么奇怪的啊!你们不是说过吗,岳国也算是统治过这片地区一段时间,加上本国的文字也没什么问题啊?”凤清灵甚至觉得这岳国国君已经不错了,至少没有直接抹杀骅文,统一文字。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如果是岳国统治时期的绘本,那么,就应该只用岳文。而若是后来夺回统治的骅国,那断然不会用侵略者的文字来注解图册。而且,很明显的,绘本上的图文内容,并不在骅国传统文化的范畴,倒像是岳国曾流行一时的文化现象。”

“骅国人口众多,岳国国君在统一天下后,为了方便原骅国百姓方便且尽快的学习岳国文化,特意印的两种文字也不是不可能啊?”

“如果你是岳国国君,你会把骅国文字放在上面吗?”

“额。。。。。。好吧!确实很奇怪!”凤清灵摸了下鼻子,追问了句,“你们是在那里找到这本绘本的?”

“在城西的土地庙里。里面还有很多类似的绘本和书籍,大多是这种印版类型。甚至有一部分全是岳文所书!”青淼耐心的解释。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凤清灵抱着龙悟与他们一起去了土地庙。

土地庙的神像后,果然存放有数十摞内容不一的绘本和书籍,而正如龙家老二所说,刊印方式相同,文学内容她是看不懂了,但既然龙二说不是骅国传统文化,那大抵是不会错了。绘本的刊印和内容都很精妙,书册里的文字也很通俗易懂。她大略翻看了下内容,内容有趣,故事精彩,甚至一些思想大胆开放,有趣的很,里面甚至大篇幅的讲到了‘同性之间的感情应值得尊重’之类的论断,甚至还配上了画面和谐漂亮的图文。这在一千多年前,真的是过于大胆直白了。

她越看越有趣,越觉得有趣越入迷,直到青淼拍了她肩膀一下,才反应过来,合上了书。

“看什么呢?”

凤清灵望向青淼,自信的笑:“我想,我大概懂了!”

“懂了什么?”青淼眼睛一亮,忙问。

凤清灵却摇了摇头,不予多说。把刚才看的津津有味的那本图册塞到袖子里,拉起在一边看少年读物的龙悟,笑道:“这一次,我们去正面会一会那些恶鬼书生!”

“书生?”青淼不解。

“对!书生!”凤清灵悠悠一笑,眼神坚定,甚至带着促狭。

----------------------

再次来到那万人坑,龙翔宇的地藏经已经念了三四遍了。而能被他度化的厉鬼也已经都被度化,留下来的,怕是也就那么几十个食古不化的。

冷千寒和白婉却站在一边看起了热闹,袖手旁观大概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事了。

龙翔宇见到凤清灵几人回来,又见她大有再次前去万人坑中心一探究竟的打算,不免用惊讶加警告的眼神看她。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不是说过不再管了吗?

凤清灵倒是脸皮厚,侧着头不看他,傲气的道:“我收回前言!”

龙翔宇却笑了:“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我只当你说了!”凤清灵笑道,“这次我有言在先,剩下的这些恶鬼,能劝我就劝,不能劝,我也只好把他们吞了!”

“姑娘好大的口气!胜负还未可知吧?”那zǐ衣书生此刻已然站在了万人坑正中心的上方,只是他手中的武器从状元笔换成了一把折扇。zǐ衣翻飞,折扇轻摇,气势如虹,眉目如画,那怕他脚下踏的是万人骨,看起来也是好看极了。

凤清灵方才没仔细看他的模样,如今看来,倒真的蛮合眼缘的。对于长的好看的人,她一向客气很多,那怕这个人方才才让她感受到刺骨剜肉之痛:“这次我们来文斗如何?若是我们输了,任君处置。若是你们输了,自废修为,重入轮回,如何?”

“胆子不小!姑娘可知道我大哥是谁?”又一个做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从坑底飘然而出,一身青衫,倒也儒雅。

“哦?愿闻其详!”

“我大哥乃盛元十九年状元陆谦

!时年十四岁!”青衫书生说的甚是骄傲。

凤清灵挑眉,夸的顺口:“十四岁就做了状元,当真了不起!”然后伸手把站在不远处的龙二推到身前,笑问坑中的两位,“那二位又可知我身边这位是何人?”

青衫书生冷哼道:“哼!我管他是谁?”

“好!很好!”凤清灵微微笑着转了身,轻松的踱了几步,仰头念叨,“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一群自命不凡的文人雅士,却没有容人之量,实在妄称读书人啊!”

“你懂什么?”

凤清灵的一句话仿佛戳到了陆谦的痛处,她话音刚落,他已经来到她的面前,森冷的眼光直视着她,让她隐隐觉得全身发寒,连冷千寒送她的玉镯都无法抵御的那种彻骨之寒。想来,这陆谦当年也是真的被寒了心啊。

“好!你说我不懂!那我们就来论一论我到底那里不懂?”凤清灵强逼着自己直视他冰寒的眸,淡定的道,“骅国当年落入他人之手,可有在数年后重新夺回?”

“有!十年!他们用了十年的时间,夺回了本就属于他们的一切!”陆谦背过身去,不再看她,只有青衫书生能够看到他眼底的痛和悲伤。

“他们可有祭奠追悼你们的亡魂?”

“祭奠?追悼?”陆谦猛然回头,带动一阵冷风。

凤清灵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硬声道:“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陆谦捏紧了手指,冷笑一点点在他的嘴角牵起:“谁稀罕?!”

“你还想要他们怎样?时时刻刻都记得亡国的耻辱,先辈的牺牲,还有你们这些被屠杀的人?”

“对!”

芜湖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黑龙江省军区医院
密山市人民医院
杭州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