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君炎第二节注定响彻世界的名字

2020-01-22 20:58:55 | 来源: 西餐

君炎 第二节 【注定响彻世界的名字】

西因索姆。

作为中央大陆最北端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城市和海港,北海地区唯一的不冻港,中央联邦的重要军港。

无论从战略意义,还是商业角度来讲。

它的地位,都毋庸置疑。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商船,冒险队,独行猎人,魔种来到这里。

他们或带来生活必要物资,转手卖出高价,又带走大量珍惜的诸如北海珍珠,战场遗留物回到内陆赚的盆满钵满。

又或者前往北风冻原,深寒浮岛,发掘战场遗物,狩猎大型变异魔兽,刀头舔血,死生有命。

再或者追缉悬赏榜上凶名赫赫的大盗,异族魔种,带回人头拿钱回家,又也许留下性命。

当然,作为一座重要的军港,魔种每年都会派出大量间谍渗透进入这座城市,为他们的下一次战争打下基础,其间风声谍影,又是许多故事。

总之,因为种种原因,种种巧合,种种得天独厚,西因索姆,这座旧时代的小渔港,在新时代的今天,被称作北海的明珠。

苏君炎回到西因索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北风冻原狂大的风雪,并没有因为这座城市的繁华而有一点怜惜退步的意思。

终年见不到阳光的城市上空弥漫着一层灰色的浮雪,城市的街头早早的点起了一盏盏的魔动力路灯。

氤氲的灯光配合着这座城市独有的迷蒙空气,让整个西因索姆犹如梦境。

用临时通行证通过了城防关卡,苏君炎并没有急着回自己借宿的小旅店。

他今天的收获不错,得先去处理一下战利品。

先是到城西的大型杂货铺,将一些不重要的诸如北风冻兽的皮毛和爪牙换成了之后一段时间必需的生活开销。

他又辗转来到了城东的一家专门做高级珍惜物资买卖的商行。

这家商行他来过几次,据说有军方背景,实力雄厚,一般的珍惜物品,例如中上品的精神结晶,高级魔动力装备,来多少都吃得下,而且信誉卓著,做事公道,不会像一般的小商行刻意压价,甚至强买强卖。

所以苏君炎一般有什么好东西,都会选择来这里处理。

这一次回程的时候,他伏击了那两个意图对那个漂亮小姑娘不轨的魔种,收获了一把圣堂出品的高阶鹰眼,和一颗中品上等的风系精神结晶,应该可以卖不少钱。

步入这家名为极北冰川的商行,自然有店员上来引导,这家店能做到整个西因索姆都数一数二,并不是没有原因。

无论是店员整齐一致的笔挺着装,还是整个店铺那种极富北地气息的简约装潢里透露出来的不经意的雍容,都在无声的展示着这家店的底蕴。

踩着从中央王城远渡重洋漂流而来的巴洛里手工地毯,年轻的店员将苏君炎引导到了专门的接待处,就微笑着退开了。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成熟稳重的接待员挂着完美的职业微笑,看着苏君炎,不故作轻蔑也不故意谄媚。

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有几件东西想要出手。”苏君炎点了点头,说道。

“好的,这是您的接待号,将由洛克大师为您估价。”接待员笑着将一个精致的标着003的号牌递给苏君炎。

旁边的引导店员走过来将他带到了一间标着003的房间,示意他进去。

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白胡子老头坐镇,他抬头看了一眼苏君炎,淡淡道:“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年轻人。”

“请您帮我看看这两件东西。”苏君炎关上门,取下了身后背着的巨大黑色木匣。

这也是极北冰川的一个特色,那就是每一个上门的客人,都有专人接待,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

这就导致了交易过程,交易的物品,款项,只有交易双方知道,很大程度的避免了一些麻烦。

当然,也给极北冰川营造了一层更加专业神秘的光环。

苏君炎从黑色木匣里将那把圣堂出品的高阶鹰眼和风系精神结晶拿了出来,递给了那个白胡子的洛克大师。

洛克大师结果两件东西,看了两眼,就放了下来,说:“恩,一把圣堂出品的高阶鹰眼,保存的很好,又加装了两个增幅器,是把高级货。”

这个洛克大师明显是个品鉴高手,仅仅只是过手看了两眼,就明确了底细。

一般人很可能要翻找很久,才能找到那个位于狙击枪扳机底部的代表圣堂出品的铭文,而有些人,则干脆会忽略这一点。

可不要小看了这个小小的铭文,如果只是一般的高阶鹰眼,哪怕保存再好,顶了天也不过十个紫晶币,甚至遇到黑心的商家,可能只会给你中央大陆通用金币,但,圣堂出品,就完全不一样了。

圣堂,自然就是那个号称汇聚了所有魔种高端战力的至高圣堂。

圣堂出品的鹰眼,往往会在内里增加一些别具天才思维的魔动力设计,这些设计将会使这把鹰眼的威力远远超出普通的货色,最夸张的一把圣堂梅林鹰眼,威力达到了普通鹰眼的四倍,已经接近了高级魔动力武装的主炮的全力一击。

这一把额外加装了两个增幅器的圣堂鹰眼,虽然达不到圣堂梅林鹰眼的夸张程度,但也绝对超出普通鹰眼的威力两倍有余。

所以价格绝对不低。

“这样,一把圣堂高阶鹰眼,一百五十紫晶币,一颗中品上等风系精神结晶,五十紫晶币,你可满意?”洛克大师沉吟了一会,道。

这洛克大师也算是眼高于顶的人物。

那把在旁人眼里已经算是极品的圣堂鹰眼,在他看来也就还算不错,故而他之前提了一提,至于说那颗在普通人看来价值千金的中品风系精神结晶,就实在连不错都不算,他干脆是提都不提,最后作价五十紫晶币,也只算是添头。

这就是大商行的底气啊。

“可以,我要现金。”苏君炎点了点头,这个价格很合理,甚至还微微高出市价一点。

他很满意。

洛克大师见苏君炎点头,就摇了摇手旁的一个铃铛,自然有人前来将两件货物封存收走。

在简短的复验过后,一共两百紫晶币就送到了苏君炎的眼前。

苏君炎清点了一下数目,装进巨大的黑色木匣里,和洛克大师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步出极北冰川,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晚上的风雪有些渐大,苏君炎紧了紧身上的防风长袍,还是不打算回旅店。

因为这一次的收获加上之前的积蓄,苏君炎身上的紫晶币已经达到了四百个,足够他支付进阶四阶魔纹术士的费用了。

所以他打算先去一趟魔纹术士协会。

穿过有些冷清的中央长街,苏君炎很快来到了整个西因索姆最繁华的北区。

魔纹术士协会就在整个北区最显眼的位置,和西因索姆的海军总部遥遥相对。

虽然说苏君炎刚刚拿到了一笔在普通人眼里堪称巨款的钱币,但他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会被越货杀人。

因为西因索姆的治安出了名的好,无论是不远处军港里常年停驻着三艘将军级的魔动力战舰,还是海军总部那位拥有着将军级魔动力武装斩海的菲尼斯上将,又或者是苏君炎眼前的这一座风格繁复到全然不像是北地建筑的魔纹术士协会里的那位常年坐镇北地,号称魔纹术士协会三巨头之一的十阶冰系大魔纹术士克尔苏加德,都在震慑着那些意图不轨的宵小,不要妄图逾越这座城市的法则。

推开魔纹术士协会的大门,一股暖流让苏君炎浑身一轻。

这种整栋建筑都在用魔动力制暖炉疯狂燃烧源力晶石供暖的粗暴做法,充分展示着魔纹术士协会的财大气粗。

在门口抖了抖身上的落雪,苏君炎慢步走到了柜台前。

“年轻的魔纹术士,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柜台后,一个有些昏昏欲睡的中年人抬起头,勉强看了一眼苏君炎,那样说着还悄悄瞥了一眼苏君炎的右手。

在确定了苏君炎真的是一个魔纹术士而不是什么好奇的随便走进来的普通人以后,他的神情才稍稍认真了一些。

只是三阶的火系魔纹术士,见鬼,这么低级又是火系的小家伙,来北地做什么?

嫌命长吗?

“我需要进阶。”苏君炎淡淡地说道。

“很好,恭喜你,只是你需要先去测试一下你的精神力强度,是否足以承受四阶魔纹。”中年人打了个哈欠,指了指一旁的标示着测试间的方向,“哦,对了,先交费。”

“不。”苏君炎却摇了摇头,“我的精神力早已超过三阶,我这次来只是进阶。”

“哦,还是先交费。”中年人继续打哈欠,实在是见鬼,这种鬼天气居然还要坚持到十二点,他现在只想回家抱着老婆睡觉。

苏君炎点了点头,从背后的巨大黑色木匣里取出了四百紫晶币,推到了柜台上。

光从苏君炎交出去的钱就不难明白,为什么魔纹术士协会被称作新时代最暴利的垄断行业之一。

要知道十个紫晶币就相当于中央联邦三个普通家庭一年的花费,苏君炎这一次进阶足以养活超过一百二十个普通家庭一年,而这还只是一次低级进阶,在之后的进阶里,一千两千的紫晶币不过是家常便饭。

无怪乎魔纹术士被称为最烧钱的职业。

而就是这个最烧钱的职业,在魔纹术士协会的官方统计里,整个中央大陆光登记在册的魔纹术士,就有超过五万名。

五万台烧钱机器不断给魔纹术士协会送钱,可想而知魔纹术士协会的财富积累速度到底有多快,当然,这还不算魔纹术士协会在魔动力造物产业方面的权威垄断。

“去后面准备吧。”中年人点了点钱,脸上的神色倦色总算消去了一些,无论是谁,看到钱总是会高兴一点的。

“不必了,您只需要将进阶的材料提供给我,我自己回去操作就好了。”苏君炎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那么平静,完全不因为眼前这个中年人的怠慢有任何变化。

“小子,你可别自寻死路。”那中年人听了苏君炎的话,却是脸色一僵。

不过他的话虽然难听,道理倒也不是没有,魔纹术士的进阶,是要把原先的施法魔纹洗去,然后勾画上新的更高阶的施法魔纹。

这个过程,除了需要各种特制的勾画魔纹的材料,还需要一个控制力极强的魔纹构筑师。

担任这个角色的往往都是魔纹术士协会里的魔纹大师,他们拥有着丰厚的经验,可以保证勾画出来的魔纹不会出现一点差池。

历史上像苏君炎这样的,妄图自己勾画魔纹的人也不是没有,这种人往往要么勾画出来的魔纹效力极弱甚至无效,最后只能多花一次钱到协会重来,要么直接在施法时爆体身亡了。

“小子,就算这样,费用也不可能给你减少的。”中年人不会认为苏君炎是个发现了什么了不得新魔纹勾画法的天才,只觉得他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以为这样可以少出点钱,这样想着,他不由地勾起了一丝鄙夷的笑容。

“请您帮我照办就是了。”苏君炎还是平静,如水。

“不知死活……”中年人低声咒骂了一句,转身去取那些材料。

过了一会,他面无表情的提着一个密封的盒子,放在了柜台上。

“登记一下,你就拿走吧。”他努了努嘴示意苏君炎做个记录。

苏君炎照办。

看着苏君炎缓缓离去的身影,中年人又看了一眼登记册,苏君炎。

真是拗口的名字。

不过马上就是一个不存在的名字了吧。

中年人撇了撇嘴不再去管。

他不知道是,这个名字不但不会马上不存在。

而且更是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响彻整个世界。

东光县中医医院
泾川县中医医院
宁夏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江西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海口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