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冥筵第一章众生不安生第十八节

2020-01-22 21:06:14 | 来源: 饮食

冥筵 第一章:众生不安生(第十八节)

“你这个师叔古古怪怪的,你别跟他学啊。”韦仲新不以为然。顿了顿继续说“收拾一下回厅里开会”

“不是……师叔请吃饭吗?”龙纪纲吞了口口水。

“也是,便宜他了,下次吧。”韦仲新恨恨地挥了一下手,又和姚志炫交代了几句,就匆匆上车。

这时候方柏林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走了吗?”

“走了,对了,你欠我那顿饭过几天再补,别耍赖啊。走了走了”韦仲新向众人打了招呼。

方柏林走到太奶奶身边微笑着压低声音说“今晚凌晨两点,就是丑时,我在正门等你,别想着跑啊,前后门都被我封了。现在好好跟家人……欢聚一下吧,再见!”说完轻轻拍了拍太奶奶的手背,又向姚芃丽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跟随韦仲新上车。

车开出十几分钟,方柏林就示意停下。

“干嘛在这下车?我们可以把你送到家啊?”韦仲新不解地问。

“买点东西回家,你赶时间先忙吧。”方柏林边说边示意车停在一边。

“师叔拜拜,别忘了欠我们一顿饭啊。”龙纪纲狡黠地贼笑着。

“跟你师傅学点好的行不行?光顾着吃吃吃……”方柏林拉开车门径直走了下去。

其实他不是要去买东西,他是要坐地铁,经过一天的驱鬼,身上或多或少会沾有阴气,这好比心理医生见得病人多了,自己也会得职业病一样。地铁站阳气旺盛,人气充足,他就是要用地铁的磁场冲走身上的阴气和秽气,毕竟今天面对的是三千多阴灵,还有一只走失的‘懑童’。想起这只‘懑童’他有点头大,人海茫茫不知道能否找回。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被迫出手,就要干下去了,况且也答应了孙铭宇,作为‘元罡派’继承人,‘驱魔伏妖,捉鬼擒怪’是本派创派宗旨,他要求自己必须承担起这样的职责。

一回到家,连忙用柚子叶洗澡,把所有的衣服丢到洗衣机加上几片柚子叶清洗,然后到神龛上香。

弄完这一切,把自己的充好电,又准备了十几道手写的符咒,今天才发现,手写的符咒威力比app里面发出的威力稍强。

弄完这一切,感到头昏眼花,是啊,连续工作了差不多一天,累死了,身边又没有个帮手的。不知怎的,突然想起钟黔东,这家伙今天发脾气走了,不知道有没有收孙铭宇的钱,想想他也不容易,带着几个徒弟到处混吃混喝……话又说回来,那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光顾着骗钱,本事是有的,就是不肯尽全力,得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聊聊……

没想到啊,天狗食日就是我出道之时,不出手不知道这世上的鬼越来越难对付了。难对付啊……想着想着睡着了。

一觉睡醒已是深夜十二点了,赶紧爬起床先到神龛上香祈求一切顺利。

刚想出门,‘爱蜥’一把扑怀里撒娇,死死地不松手,左哄又骗都不撒手,算了戴上它,到时看安置在那个角落上。想到这点着‘爱蜥’的鼻子说“小爱啊,带你去也行,你要听话啊,到时不要乱跑,我今晚可是去办重要的事情,懂吗?”

‘爱蜥’高兴地点点头,方柏林把它放在一个背囊里,出门了。

来到了姚家后院,方柏林把‘爱蜥’放在一个黑暗的拐角处“爱蜥乖,我先去做正事,待会过来找你,别乱跑。”爱蜥乖巧地点点头然后一动不动。

方柏林走到后院,揭开了暗藏的符咒,看看手表还差五分钟就到凌晨两点了,这老家伙不知道会不会准时出来。

冷不防,看到暗处站着一个人影。

“谁啊?”方柏林用点着那个人。

“是我是我,方律师,是我……”一把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耳熟。

“出来,你是谁?”方柏林踏前一步厉声大喝。

“我……我是钟师傅的徒弟,今天早上我们见过面的。”那男人从暗处走了出来。

方柏林一看,认出来了,就是钟黔东临走前说要找的弟子阿忠。

“阿忠,你在这干嘛?”方柏林奇怪了。

“追……那小孩,我和师傅追那‘懑童’追到这里就不见了……”阿忠边说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哦……你师傅在附近吗?”方柏林沉吟着。

“在……的,在……附近。”阿忠眼神显得有点游离。

“好,很好。对了阿忠,我今晚要在这超度一只阴灵,你可不可以先帮帮我,我收拾完了再去帮你收‘懑童’?”方柏林亲热地拉着阿忠的手。

阿忠像电击一样“可……以,没……问题。”

方柏林高兴地拍了拍阿忠的肩膀“谢谢你的帮忙”一拍下去,心里‘咯噔’跳了一下。

这时候,后院的门无声地打开了,今晚星稀云淡,惨淡的夜色照在太奶奶面如死灰的脸上。

“我来了。”太奶奶回过头来看了看老房子,眼内一抹悲戚。但当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眼神立刻变得凌厉凶狠,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

方柏林看在眼里,温和地说“太奶奶,不要有什么顾虑,走吧。你留在这里,对你、包括对整个大宅的人都不好,知道为什么姚芃丽会被邪气入体吗?因为你长期和她居住,令她的阴阳二气失去平衡,一个活人阳气长期受损,邪灵和阴灵就容易附体,我觉得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还有,正因为姚芃丽长期和你居住,所以你身上的阴魅之气沾附在她身上,她去面试的‘生机’公司又是一家大阴宅,里面的阴灵以为姚芃丽是自己同类......所以.......你还是离开他们吧。”

“我懂,我懂,但我做不到……桀桀桀桀”太奶奶发出一阵阴冷悚人的笑声。双手如两把铁抓一样抓向方柏林。

方柏林早有防备,右手一拍她天灵盖,一张符已经贴在头上,左手食指中指往她颌下一插,太奶奶一口气喘不过来,连忙张开嘴,方柏林顺势丢进一道符,太奶奶狂叫一声,向他吐出三样毛茸茸的东西,方柏林脸一歪避过了,那三样在他面前晃过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

他往地上一瞄,是‘僵尸虫’三条绿色的‘僵尸虫’体积比上次韦仲新那条大一百倍。

“老婆子生在此,长在此,先夫让我好好看好这个家,我哪儿也不去。今天跟你拼了……”太奶奶头发散乱,目露凶光,嘴里不停‘嘶嘶嘶’地喘息着。

“你还有什么招?使出来……”方柏林拿出。

太奶奶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嘴里喃喃地念着什么?

“搬救兵?迟了……除非救兵是……他。”方柏林边说边指了指身后的阿忠,冷不防背后一声风响,想要躲开是来不及了,他暗暗责怪自己太大意了,刚刚明知道身后的阿忠有问题,还是没有尽早解决他,奇怪的是阿忠为什么要袭击他,为什么要帮太奶奶呢?正常人肩膀上有两把火,一拍下去肯定冒火星。但刚刚拍阿忠肩膀时一点火花都没有,方柏林这才心里暗暗起疑,刚好太奶奶这时候开门,所以才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躲已经来不及了,方柏林刚想把前面的太奶奶扑到在地,从而躲过后面的袭击,就在这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哎呀’。

转身一看月色下,只见一团火红和雪白的东西粘附在阿忠身上,定神一看是‘爱蜥’咬着阿忠的手,阿忠脚边有一块裂开的板砖,想必就是刚刚用来袭击方柏林用的。

阿忠痛得满地打滚,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太奶奶嘴里喃喃自语,舌头慢慢从嘴里伸出……越来越长,舌头上爬满了各种黑色、绿色、红色的虫子……上面还有方柏林刚刚丢进去的那道符。冷不防,她的舌头像飞链一样击向阿忠眉心,阿忠受此一击,还没等喊出声就已直挺挺地向后倒下。

太奶奶的舌头慢慢伸回去,舌尖上赫然坐着一个七岁大的穿着绿衣服的孩童,这个就是方柏林费了一天功夫要找的—懑童,也就是孙铭宇家走失的那只小鬼。

太奶奶把懑童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懑童点点头,然后靠在太奶奶身上。

“好极了,真的感谢太奶奶你了,把这小家伙给我找来。阿忠,一边睡去。‘爱蜥’放口,你要咬的在对面。”方柏林边说边指了指前面。

‘爱蜥’一松口,‘吱溜’一声爬到方柏林肩膀上,方柏林爱抚着它“宝贝,没想到你还真能打,早知道这样今天一早就把你带上。”

‘爱蜥’自豪地点点头。

“方公子,我不打算跟你走了,你奈我何啊,哈哈哈……”太奶奶笑得脸部有点抽搐。

“不走可以,不过我告诉你啊……你只是一只老鬼而已,对表啊,三十分钟内送你俩上路。”方柏林看了看手表,其实他也担心动静闹得太大了,会惊动其他人。

这时候‘懑童’慢慢地抬起头,指着方柏林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方柏林摇摇头,向他示意听不懂。

“他说,今晚要和你一起……上路。”太奶奶不知哪来的亢奋,浑身不自觉地颤抖,双手紧紧地抱着‘懑童’。

忽然,伸出她那长长的舌头直甩向方柏林,又将‘懑童’往舌头上一放,‘懑童’好像坐滑板车一样冲向方柏林。

当下方柏林不敢大意,刚刚捏了个‘雷祖印’,忽见眼前一道白光飞过,紧接着听到太奶奶在惨叫声中骂了句“小畜生……”。只见‘爱蜥’已跳到太奶奶的舌头上一把咬着舌尖。

太奶奶拼命甩着舌头,想把‘爱蜥’甩下来,可任凭太奶奶的舌头如何上下翻滚、变换打结,‘爱蜥’就是死死地咬着她的舌尖。像钟摆一样晃个不停。

‘懑童’咧开嘴对着‘爱蜥’吐了口口水。

“‘爱蜥’小心!别让口水沾着。”方柏林边说边掏出打开APP对着‘懑童’一扫。

‘懑童’被扫,像触电一样‘哇’地叫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哇哇乱叫,继而‘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要预约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地址在哪
海南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长治诊治白斑病医院
郑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