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百六十章 不可争锋的二人组

2020-01-16 18:25:46 | 来源: 主食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百六十章 不可争锋的二人组

死亡的气息,遍及整条街道,众人在惊骇之余,倍添了几分绝望,而这一切并非命运的终结。

“放下武器投降的人,一律免死!”纪乘云扬刀冲白云骑士们高喝,“公会军大势已去,不想死的人,就早早归顺我等吧!”

白云骑士团个个都不为所动。苏特伦呵然冷笑:“别白费力气了,投降你?做梦也不可能的。”

压抑和肃杀,冷酷的阴煞气息蔓延全场,苏特伦说是那么说,但心总还是凉了好大一截。他算是想明白了白云骑士为什么会被黑金骑士完全碾压了。白云骑士虽然配置精良,训练有素,但实战经验和“黑云骑士团”、“黑金骑士团”真心没法比。实战和训练是两码事,虽然他们不怕死,但训练的时候,却少了实战的那种紧迫感和压抑感,初涉战阵的他们,不先和较弱的敌人战斗积累经验,上来就跟久经沙场的超强敌对抗,又岂有不败的道理?人类公会中,唯一能与“黑金骑士团”对抗的只有“黑云骑士团”了,只是他们此刻并不在这里。

纪乘云满面邪笑地看着苏特伦,紫金战铠上发出的亮光,对于苏特伦来说,似乎都成了一种讽刺。气场威压,苏特伦气血翻涌,他要认输吗?如果被击倒在这里,他岂不是要成全天国大陆的笑柄了吗?不行!纪乘云,你等着,本会长这就来取你首级!

“血刃屠戮!”血色的光芒骤然自刀身泛起,血腥的气味如同纪乘云的气场一般,蔓延席卷了全场,血色的光刃旋舞而出,苏特伦拍马一冲,只听得前方一声呜咽,绝影马尚未冲至,一名黑金骑士的脑袋就被斩飞了出去,血色之芒带动血液喷溅的旋律,而绝影快冲之时,竟将黑金骑士的烈马一路顶翻!绝影之强,超乎想象!

苏特伦这一举动,黑金骑士团也都是始料未及。不过眼看着一路飞驰而来的苏特伦,纪乘云反倒是有恃无恐地笑了。三尖两刃刀高举之下,刃身划动残影,散发着堪比日月光辉的银芒!

杀气漫天,苏特伦跃马奔腾之中,又将噬血之力如泉流般汇入了刀刃之上,形成了一道充满血腥气息的深红色附刃,迎头向纪乘云斩击过来时,其气势仿若吞天噬地!

“轰哧!”纪乘云也同样挥刀斜上,银色光芒与血色光刃交叠一处,轰然对击!刹那间,能量流暴走起来,如同两股不稳定的化合物产生的产生排斥反应一般。

直到血光和银芒同时被击散开去,只见苏特伦双目泛红,气喘吁吁地在马上捂着胸口,纪乘云也皱着眉头,颇感压力之大,而绝影马和血色蛮牛的气息似乎也斗得平分秋色,谁也不输谁。交锋的第一回合,苏特伦和纪乘云打了个平手!

两边自然都不曾动用本身最强的绝技,但纪乘云还是禁不住夸赞了起来:“不愧是苏特伦会长,刚才那一招,不仅力道强劲,而且气魄十足,我很佩服你的本领,只是可惜啊……”

“哼,本会长也认为你是个强者,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是热血沸腾。”苏特伦撇着嘴角,“再吃我一招吧!噬血……刃袭!”

苏特伦又高举着青铜战刀,杀意奔涌时,血色又如同妖艳的死亡之花般在刀锋上绽放开来,光华四射间,血腥味更上一层楼!

如果苏特伦此刻所持的武器不是青铜战刀,而是噬影和戮魔的话,那么摆平纪乘云,不过是两三下的事,但放弃心魔,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无怨无悔,因为那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那我便用‘万劫天之刃’来赐你解脱吧。”纪乘云抽动着嘴角,动作诡异地拼命舞动起刀来,随着刀刃破空,模糊的虚线一条条在空中呈现,奔涌如江水般的气息肆意横流在空气中,几乎要将整个空间注满并撕裂!

苏特伦抢先挥动战刀,锋芒光耀时,一前一后的两道血刃便已冲则纪乘云过去了,他势必要阻断这“万劫天之刃”的释放,要不然,他真的会死在这里!

然而,纪乘云却没有动弹,坐下的血牛倒是爆发出了一阵沉重的气息,空气仿佛在瞬间凝滞!那两条血刃,好像被按了暂停键的电影一般,推进的速度变得迟缓无比。

纪乘云冷笑着反身把刀一挥,刀气喷涌间,两道血色光刃便已溃为碎粉!

苏特伦心中惊骇,纵使绝影气势上不惧血牛,但绝影却没有血牛那般拥有强大的魔之威慑力,但他还是下定了决心,千万不能让纪乘云把“万劫天之刃”放出来,不然公会全军都将完蛋!

阵阵刀气蔓延开来,整体上,纪乘云的绝招蓄能还是相当顺利的,能量流渐渐在四方的空间里无中生有,光芒越闪越剧烈!

“呃……”突然,纪乘云瞪大了眼,只见他的刀身上,猛的就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银色小蛇。

苏特伦情急之中,通灵出异蛇流来拖延时间,不过就在下一刻,三尖两刃刀上银芒骤然再一耀,所有盘踞其上的小蛇,便一律灰飞烟灭了!

对于通过精神力来操控异蛇这方面,苏特伦并不是很在行,要是陆宇森来,或许能多撑一会儿,但很可惜,苏特伦已是黔驴技穷,不管再做什么努力,也难以阻止“万劫天之刃”的发动了。他不甘心,可在他能力范围以外,总有些事情是无可阻止的。

就在苏特伦以外他终要葬身于此,心灰意冷之时,却陡然感应到前方传来的一阵强烈到极致,甚至能压制全场的魔法气息。他猛的回神,就听得一声清亮的大喊:“冰结,封!”

魔法元素骤然涌起,周围的空气都在瞬间阴寒了数倍,苏特伦打了一个寒颤,内心却炙热地脉动了起来:“郭星!”

暴风吹雪,冷气席卷而来,纪乘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却见他的刀身上都被一层厚厚的寒冰给冻结住了,再也感应不到“万劫天之刃”的气息,更可怕的是,他的背脊上都被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那种透心凉的感觉,不仅令他发不出力道,甚至连手臂都冻得一时失去了知觉。而就在他呆愣住的瞬间,一道残影直从他身旁掠了过去,竟令血牛惊得一声咆哮!

郭星以幻影舞步,瞬息间已来到了苏特伦的跟前,苏特伦一时间喜出望外:“郭军师!就知道你会来的,我相信你不会卖我,看来是正确的。”

“唉……会长,你还搞不明白吗?你已经被我卖了。”郭星叹了口气,话锋一转,“算了,不提也罢,等回去再跟你说,只要你没事就好。”

纪乘云拼尽猛力,狠命地发散霸气挣动,牙关紧要间,总算将冰封震碎。然而眼看着郭星和苏特伦联合在一起,他想起了出征前夏言风的叮嘱。

“如果郭星和苏特伦会合在一起,千万不可强行与之作战,且战且走,二人合力,千军万马也难以阻挡,所以没必要再造成些不必要的牺牲。”

“全军撤退!”纪乘云极不情愿地一声喝令,面对苏特伦的神勇和郭星那出神入化的魔法攻击,就是他强令部下一齐冲击,也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反倒是黑金骑士有全军覆没的可能,而纪乘云宁可选择服软,也不想让他精心栽培多年的黑金骑士有根源上的损伤。

黑金骑士很快就在纪乘云的命令下纷纷汇聚起来,列成一排,纪乘云刀尖指着郭、苏二人,很不甘心地说道:“这次就先放过你们,但你们已经输了,快快收兵回格洛拉城去吧,下次再被我逮到,可就没今天那么好运了。”

“哼,不需要您老大发慈悲,要抓我们去请功,现在就来啊!”苏特伦提了提神,摆出了一副威胁对方的腔势,他大概知道对方是心虚了,他们也害怕自己和郭星联手,这样就算能赢他们,他那苦心练就的黑金骑士团也将死的不剩几人了,即使险胜也得掉层皮了,此等精锐可是死不起的,这么做也不值得!

纪乘云顾虑的并不仅仅是他的这些“家当”,更在意袁夜要做的大事,袁夜所能倚仗的部队并不多,想要扳倒袁夜,没有黑金骑士团是不行的。而他却怎么也不会想到,此刻的自己已经被袁夜所抛弃了。然而无论他知不知道,都与现状的决意无关,他不想冒这个险,保存好实力,以后做什么都有可能,夏言风考虑到的,或许也正是这点。

就这样,黑金骑士有条不紊地扬尘而去,即使快马疾奔,也是行伍严整,看得郭星都不由得暗叹:“偌大的仲国,恐怕也只有这支部队像样了,想要攻取仲国,就必须击倒他们。”

“追击!”苏特伦冲着剩余的白云骑士们狠下命令,激进无比的他,纵马提刀就要将那些被郭星吓破胆的“鼠辈”追尽杀绝!

“别这样!”郭星连忙喊住,“他们只是担心我出手会给他们造成大规模的杀伤,没必要再追赶,我们已经战败了,追上去也只能陷入他们的埋伏圈。”

“可是……军师如果能发力,纪乘云或许就要在此玩完了也说不定啊!”

“会长!”郭星正色,“不想战斗不代表他们不能战斗,纪乘云只是想减少一点不必要的损失,我们穷追不舍,很可能造成他们如同虎狼般殊死一斗,不想打可不代表他们打不过啊。”

“难道以军师的法力,还冻不住他们?烧不死他们吗?”苏特伦还是很疑惑,“我的噬血之力,足以配合军师的魔法,只要军师冻住他们,我便趁机吸他们的血、斩他们的首级啊!”

“不行……做不到的……”郭星摇摇头,“基本的冰结术和业炎术很难穿透那特制的黑金战甲,再说那些黑暗烈马都是魔界与人界战马的杂交种类,对于魔法元素有着强烈的警觉性,并附带一定的杀气抗体,要杀他们,我只能动摇大型魔法,而大型魔法一旦不成功,所耗去的精神力,会让我们连逃跑都难。就算做到了,那么你知道那个‘夏洛克’在哪里吗?他们真正的王牌,很可能不是‘黑金骑士’,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们最好也不要。”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郭星担心那个‘夏洛克’会留好后手,万一连纪乘云都是诱饵,那他们战到筋疲力尽时,夏洛克就会坐收渔利。

景德镇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金昌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男科
江苏男科医院
岳阳男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