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食材

覆云乱煜 第三十九章 送回东都

2019-10-12 21:17:23 | 来源: 食材

覆云乱煜 第三十九章 送回东都

清锁院,取自前朝亡国之君的一句“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而得名,如今被林银屏拿来做幽禁之所,倒也是颇符合当时那位亡国之君的处境。

王爷的兄弟被安排在这儿,而且还是公主殿下亲自安排的,王府中的下人在事态还不明朗之前,都是小心伺候着,不敢有半点怠慢。

萧煜独自一人走进了清锁院,除了守卫头领上前行礼,其余守卫仍旧站立不动,清锁院也没辱没了这个名头,院中一片凄凉,除了一点落雪,就只剩下几棵光秃秃的树干,也真称得上是凄凄惨惨戚戚。萧煜直接朝正堂主屋走去,长靴踩在松软的积雪上,发出咯吱的声音。进了正屋后,家徒四壁,一桌两椅,再无他物。

似是听到了萧煜没有刻意掩饰的脚步声,一旁的一个小帘子被人挑开,一身黑色皮袍的萧瑾望着萧煜,面无表情道:“大哥,进来坐吧。”

萧煜进了这间小小内室,比起冷清的外堂要好上几分,窗户已经封死,所以有些昏暗,墙角摆着一张小榻,屋内还有一个火盆。

萧瑾坐在榻上,萧煜从一旁拉过一张椅子,与萧瑾对面而坐,

萧瑾开口道:“难得王爷亲至,是要亲手送我上路?”

萧煜摇头道:“不是,我想要你去给我办一件事。”

萧瑾没有急着拒绝,而是问道:“什么事。”

萧煜从袖中拿出蓝玉交给他的那道折子,递给萧瑾道:“这是我上表给郑帝的一封请罪折子。”

萧瑾接过后大致翻看了一下,冷笑道:“好一个忠心耿耿,可昭日月。”

对于萧瑾的讥讽,萧煜一笑置之,平静说道:“待会儿我会让诸葛恭安排一队人马护送你前往大易府,然后你由大易府回转东都,等你回到东都,再把这封折子递上去就可以了。”

萧瑾把折子收起,毫不犹豫的说道:“好。”

萧煜起身笑道:“那为兄就先在这儿预祝你一路顺风。”

……

一辆马车缓缓驶出中都城东门,马夫是名瞎了一目的精干老者,旁边还各坐了一名中年人,满面和气,只是腰间双刀让人侧目。车厢内坐着两人,一大一小,大的身穿一身二品的武官便服,腰间佩了一把华丽弯刀,小的则是一身黑色锦袍。两人对面而坐,年岁大的不断打量,小的却稳如泰山,只是闭目养神。

萧瑾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被萧煜送出中都城,只是安排了三人陪他前往大易府,分别是亲军都督林寒和暗卫督察使鹰隻、暗卫都尉曲苍。

林寒不是个安分性子,没话找话地说道:“你是咱们王爷的兄弟,公主殿下是我姐,我得喊王爷一声姐夫,这么算下来,咱们都不能算是外人,我比你大些,就喊你一声老弟了。”

萧瑾仍旧闭着双眼,没有作声。

林寒也不管萧瑾答没答应,自顾说道:“你说你回东都图个啥?运气好点吃几个冷眼就算了,运气不好就要掉脑袋,你说在这西北,就数王爷最大,你若是留下,还不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萧瑾终于是睁开眼睛看了林寒一眼,不过仍旧是冷笑不语。

林寒笑道:“如今的我不就是例子?”

萧瑾冷笑道:“十年之后,你我若还能见面,到那时候再来分说。”

林寒大笑道:“用不了那么久,我猜用不了三年我们就能再见。”

萧瑾首次正视眼前这个在中都被人诟病为多亏有了个好姐姐的新贵林寒。

林寒似是看出萧瑾的心思,笑道:“依仗家世本就是一种手段,你若不是萧烈的儿子,郑帝的外甥,王爷的兄弟,你觉得我乐意多看你一眼?”

萧瑾呵呵笑道:“有意思。”

林寒索性坐到萧瑾一侧,直接揽住他的肩膀,说道:“老弟啊,我有一种预感,王爷一定会重用你的,想必你也知道,如今王爷手底下派系林立,若从大了说,就是中都与西都两派,中都以徐林为首,西都则以黄汉吉为首,若是这么论,我其实得算是西都那一派的。不过呢,如今还有第三派,就是只忠于咱们王爷的一派,隐约以蓝玉为首,诸葛恭还有我都算是这一派中人。”

萧瑾平心静气地问道:“你想说什么?”

林寒揽着萧瑾肩膀的手又紧了紧,笑道:“自然是效忠王爷,一起共谋大事啊。“

原本好不容易提起点精气神的萧瑾被林寒这句话给打回原型,又去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接下来几日,林寒仍旧自说自话,而萧瑾则如老僧入定,一声不吭。

这辆马车悠悠然朝东行去,横贯过大半个西河原,悠悠然进入了河内州地界。西北边境硝烟四起,萧煜大军一路势如破竹,出乎意料的大败徐林后又占中都,此刻在西北境界横冲直撞,显然是已经将西北当作自己的囊中之物。

马车驶过河内州,随处可见人心惶惶,毕竟驻军十五万的西凉州都已经沦陷,这小小的河内州又怎么能抵挡得住萧煜的虎狼之师。原本还戒严备战的河内州各城已经一片慌乱,如今风雨欲来,明摆着大战在即,一些有家底的高门大家已经开始着手迁徙,就是负责督察的官吏也开始收拾细软,趁着萧煜大军还没打过来,早早跑到关内去。若是遇到心肠狠毒些的,在临走之前,干脆纵兵发上一笔横财,这才真正是官兵如贼,有了乱军一过,寸草不留的乱世景象。与之相比,反倒是萧煜下辖的西凉州与中都等地

,颇为太平。

由此可见,大郑吏治败坏,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萧瑾的马车就混在这些难逃的家族车马中间,朝着大易府悠悠驶去。

本以为离近了大易府一带之后,还得花费些心思应付沿途官兵,可很快林寒就意识到情形有些出乎意料,成千上万的流民从河内州、西河州涌向关内,其中不乏官吏豪族,期间虽然不断有大易府铁骑设立关卡,无奈流民太多,实在是杯水车薪。

毕竟百姓们可不管你皇帝陛下的千秋伟业,什么五十万大军出塞,平定草原不过月余功夫,他们可都听说了,五十万大军死的死,降的降,那草原王足足坑杀了二十万降卒,就连一个王爷也被那个活阎罗砍了脑袋,大都督徐林和北边那些当官的吓破了胆子,献城投降,咱们这些老百姓不赶紧跑,还等着人家拿咱的脑袋筑京观不成?

林寒掀起车厢上的帘子,望着窗外道:“中原有句古话叫做三人成虎,人言可畏,这些谣言吓破了老百姓的胆子,百姓口口相传又吓破了守军的胆子,最终不战而自溃。”

萧瑾平淡道:“不是你们散出去的风声?”

林寒哈哈笑道:“什么你们我们的,是咱们!”

萧瑾起身走下马车,望着已经隐隐可见的大易府怔怔出神。

林寒脸上笑意慢慢收敛,对两名驾车的暗卫挥了挥手,沉声道;“你们在这儿等着,我送二公子过去。”

两名被萧煜委以重任的暗卫欲言又止,但在看到林寒面无表情的面庞后,还是低头应诺。

林寒走近萧瑾,脸上重现绽放出笑意。

两人随着人群一直走到大易府城下才站定脚步。

萧瑾面沉如水,紧了紧袍袖,摘下腰间的扫秋刀道:“留步吧,我只要在此亮明身份,大易府守将自然会送我前往东都,只是此去东都,祸福难料,这柄佩刀权当我谢你一路相送之谢礼。”

林寒接过佩刀,目送萧瑾朝大易府走去。

百骑出东都,只剩一人还。

林寒喃喃自语道:“藩镇、外戚、宦官,三有其二。”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的电话是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价位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的电话号码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价钱多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