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妖娆家主很倾城102再次赐婚

2020-01-22 14:44:55 | 来源: 饮品

妖娆家主很倾城 102,再次赐婚

章节名:102,再次赐婚

正月十三,郁南皇帝寿诞,举国欢腾,六国使臣进宫献礼相贺。

“哟,莫非这位就是传闻中羽阙国才华天纵的少年国师?”一袭zǐ色华服的男子走进千艳的身边,看着对方带着凶神恶煞的鬼面,嘴角勾起恶意的笑容:“只是,本皇子十分好奇,莫非国师有什么隐疾或者自觉无脸见人方才终日带着鬼面具?”

“你……”千艳还未开口,跟着他身后的齐音便怒了,一步跨上前来,恶狠狠的瞪着对面的男人,“我羽阙国国师,岂容你……”

“闭嘴!”千艳淡淡的道,明明清雅如菊毫无威慑的声音愣是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琉璃九皇子的岂是你一个小小的羽阙国尚书可开口质问的!再说九皇子年轻,即便话说的不对你也该无视才对!”

“是!”齐音瞪了一眼琉璃国的九皇子,终究点了点头,乖乖的退了回去。

倒是九皇子,脸色难看,看向千艳,目光似能喷出火来。“你什么意思?”

“自然是本国师大人大量不与你小孩子一般计较的意思!”众人看不到他的容颜,只能从他那双眼睛以及声音判断他此刻的心情。只是声音带笑,眼睛却微微尖利,愣是让围观的人激动不已,果然,刚见面两大国就对上了吗?

“哦?什么事情如此热闹?”依旧一身明黄的宫装,元清太子领着自己的小妹妹缓缓而来。

“哥哥!你为什么带着面具!”跟着龙君魄身边的小丫头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千艳,声音如铃铛清脆悦耳。

“龙栀!”龙君魄沉了脸色,看着自己的皇妹,“岂可无礼!”

“这位哥哥,你别生气!”像自家皇兄吐了吐舌头,随即对着千艳,很是认真的躬了躬身。声音清甜的开口:“龙栀只是好奇,并不不敬之心,还请哥哥见谅!”

“嗯!”看着她俏皮的模样,突然想到那个丫头,终究没有追究,只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即不再看众人,径自走了进去。

“元清太子,你这位妹妹可真随和,看着哪个男人都喊哥哥!”一旁,琉璃国的九皇子看着娇小的龙栀一脸讽刺的说道。

“哦?是吗?”龙君魄轻笑一声,“龙栀,见着哪个男人都喊哥哥?”

“没有啊!”龙栀很是无辜了摇了摇头,随即小手直接指上琉璃国的九皇子,特天真无邪的说道:“龙栀没有喊他哥哥呀!”

“乖孩子!”龙君魄拍了拍龙栀的头,笑的阳光灿烂的看着九皇子,那眼神却很是诡异。

“你?”九皇子才刚刚开口,便被再次被龙栀无辜的声音打断。随即便黑了一张脸。

“只为公子说错话了哟!”龙栀很善良的纠正,“如果说龙栀见了男人就喊哥哥,可是刚刚明明龙栀没有喊你……这样子说来,公子岂不是不是男人?”

“你……”九皇子黑沉着一张脸瞪着她,只是刚开口便被一旁笑眯眯的龙君魄打断。

“龙栀真聪明!”拍着自家妹妹的脑袋,龙君魄一脸宠溺的说道。

“呵呵呵……”

“走吧,进去!”无视身边黑沉着脸的琉璃国人,径自带着龙栀以及天照国的使臣进殿。

九皇子黑着脸,他身后的几名官员同样黑沉着脸,真不知道,皇上下命令的那天喝了什么迷魂药,竟然会让九皇子带队来郁南,果真是丢脸丢到国外了!你能力不强不怪你,只是……能不能懂得如何藏拙?明明不会说话还非要挑衅,这不是存心找抽么?

“看看看……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眼睛!”九皇子大怒,察觉到这些老废物不赞同的眼神心中更加的愤怒,于是,也忘了在什么地儿直接就骂了出去。

“……”原本就十分不满的老官霎时便脸黑如锅底。

“好了好了,时间快到了,快请进!”这时,有人连忙出来打圆场。

“哼!”九皇子一甩衣袖冷哼一声,这才走了进去。

偌大的宴会大厅,各国使臣齐聚,送礼的送礼送祝福的送祝福。

郁南皇帝看着如此场景,终究圆满的笑了起来,他没能统一天下,可是现在六国的人却在为他祝寿,这种感觉很爽,宛如六国朝拜。心中沾沾自喜,心中想着有几个皇帝能有他这般风光?却不知自己已成别人计中利刃,专门斩杀郁南福星而不自知。

“此乃南帝寿诞之日,齐音领我皇旨意恭贺南帝寿比南山福如东海。此乃我羽阙国国宝九转玲珑杯,世上仅此一只再无第二只,特赠与南帝,愿南帝能独占天下美酒。”

“劳阙帝费心!”皇帝笑眯眯的说道,听闻羽阙国送来的是九转玲珑杯,早就乐开了花,别说只是一只酒杯,这九转玲珑杯可不是一般的酒杯,他的神奇之处在于,你把白开水倒进九转玲珑杯,不消片刻,就能变成芳香醇浓的美酒,且杯杯味道不同,却都非凡品。

“我羽阙国与郁南和平共处,共谋进步,今日,下官还带来皇上的希冀,愿与郁南结秦晋之好,我朝姜宁王正直婚龄却苦无入心女子,此番前来,一为做寿而来,便是替姜宁王求娶嫁人,这日不如撞日,借着南帝大寿之喜,我谨代替姜宁王向南帝请旨,将王爷看重的女子赐于他为姜宁王妃!”

“哦?”郁南皇帝问着,面上却渐渐露出得意之色,哈哈哈……他的家国,只是四小国之一,却没想到三大强国的羽阙国会向他要求联姻,哈哈哈……我郁南终是进入强国之列了!“不知姜宁王看重了哪一位小姐?齐尚书请说,朕一定下旨将那女子嫁往羽阙国,能成为羽阙国鼎鼎大名的姜宁王妃,真是她三生有幸!”

“这位女子便是……”

“本太子执父皇旨意,我天照亦愿与郁南结秦晋之好!”

“我琉璃也愿与郁南结秦晋之好!”

“……”

顿时,原本还欣喜莫名的皇上渐渐感觉到了诡异。之前的飘飘然不再,看着争相抢着要与郁南联姻的六国使臣,心中某种想法悄然形成,莫非……他们想要求娶的人不是别人,真是那个可能是真凰的慕容蓁?心中有些不信,毕竟是自己儿子刚刚丢弃的人,可是……如果真是真凰降世,他们又岂会在乎那所谓的名声?他已经让人严查慕容家所有的女子,从牙牙学语到成年未婚,所有人的详细资料他都一一比较,除了这个慕容蓁,其他人便是有天资聪颖者也只能算优秀,并不能算突出。倒是这慕容蓁,隐藏的极深,如若不是君澜这次退婚,如若不是自己派人详细打探,想来倒是很难发现她如此强悍。

只是,她不嫁与自己的儿子,却也决不能嫁给别国的皇子,他可没忘记智能大师之言,得之助者天下一统。所以,他只能把她困难郁南甚至盛京一城,却不能让她搭上别国,否则国破家亡怪谁?

“哦?能与各国和睦共处自然是我郁南最大福气!”老皇帝干笑着说道:“只是不知各位看上的女子是谁,也好让朕……”

“慕容蓁!”此言一出,原本还喧嚣的大殿霎时变成诡异的静默,上首的皇帝,下首的郁南王爷官员,再到各国使臣,全部都静默了下来。其实,个人心思心知肚明。目的都一样,要么争取要么打杀。

“哼!”端坐于位置上的千艳,只勾唇冷笑,扫了一圈打着好算盘的众人,终究没有发作,因为,郁南皇帝不会这么蠢到答应任何一国。而就算答应了其中一国,其他国家的人也不会答应。所以现在只是做无用功而已,而他需要注意的是往后,这些得不到的人会不会抱着这样一个心态,为防止慕容蓁落到别人的手中,还不如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然后,天下纷争各凭本事?

“皇上,你别听信那智能和尚的谗言!”突然,皇帝身旁的丽贵妃凑了过去,“什么真凰,难倒废物了十几年的人突然就变成神子了?便是有真凰降世,也该降到刚出生的婴儿身上,或者,降到女人的肚子里!”

“妇人之……”

“皇上!”另外一边的柔贵妃连忙拉住了要生气的皇帝,“皇上,妹妹之言不可谓全错!”

“哦?”皇上敛了怒气,耐心的听着柔贵妃细说。他一直认为丽贵妃就是个胸大无脑的傻货,而柔贵妃,则心思细密见解独特。不理会丽贵妃委屈的模样,对着柔贵妃合生说道:“说来听听!”

“皇上,先不说慕容蓁是不是那传言中的真凰,便恰巧是了,留在咱们郁南也不会为咱郁南所用,因为咱们皇室与慕容府的纠葛,说明咱们并不能长存,而其他国家也不会允许她活着留在郁南,与其为郁南招惹祸患,还不如祸水他引,把她嫁给一个没用的王爷什么的!到时候害怕其他国不联手除了她吗?”柔贵妃小声且阴毒的说道。慕容蓁,我岂容你好过?精致的妆容下是她乌青的脸,她的身上更是青一处zǐ一处,若不是服用了大量上好的丹药,恐怕她此刻还躺在床上。她相信,丽贵妃也如她一般。心中恨毒了慕容蓁,同样也恨毒了慕容锦绣,哼!心中冷哼一声,瞥了一眼径自喝酒吃菜的慕容贵妃,嘴角泛起冷漠的弧度,今夜我送你大礼,可愿你好好接收。

“爱妃说的有理!”皇上终于露出了宽慰的笑容,未免盛京城招来别国的武装力量,还不如把慕容蓁送出去,把她送到一个全然没有能力保护她的国家。看着底下各国的使臣,心中突然便有了方向,老皇帝也笑了出来,“没想到慕容姑娘如此声名竟然引各家英雄尽折腰。只是……阿蓁只有一个,求亲的却又六人。朕不想让任何人失望,但是终究变不出六个阿蓁,既然如此,那该如何是好呢?”

“皇上,是本官先提出……”

“齐大人说错了吧!你只是先说出结秦晋之好,而阿蓁姑娘的名字却是咱六国一同说出!”

“就是!”

“……。”

于是一场争论又起。

“皇上,既然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就别在指婚!”慕容锦绣不忍自己的侄女命运再次被他人控制,虽知人微言轻,终究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然,她一开口,便引来皇上怒目相视,“头发长见识短的蠢货!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

“皇上!”一声娇笑打断了皇帝小声的怒骂,柔贵妃冲着慕容锦绣得意的一笑,随即语气温和的说道:“不如抽签决定吧!抽到哪个国家就让阿蓁与哪个国家联姻!到时候,皇上封阿蓁个公主什么的!倒也配得上人家王爷世子的身份?”

“我看行!”底下,有些没脑子的人开始起哄支持。

一直带着面具的千艳,则变了脸色,眼神阴鹜的盯着上首皇帝身边的两个女人,嘴角慢慢浮现一抹危险的弧度,好,果然很好!

齐音一直微微笑着,她的目的与所有人都不同,她只要慕容蓁没有嫁给千艳的可能,至于其他,什么狗屁真凰,她才不会放在心上。

在众人的期待之下,曹忠将准备好的抽签工具递了上来,六制签文分别写上了六国的名字。皇帝抽着谁,便让阿蓁与那国家联姻。

伸手,状似很公平的在签筒中随意的取了一支,拿到眼前看了一眼,随即哈哈哈的笑了出来,“看来我们阿蓁还是与丹北国有缘,六支签文朕独独抽中丹北!那朕就将阿蓁册封为和硕公主,这日嫁于丹北缚灵王。”

“不!”台下,有人站了起来,正是丹北国的战神缚灵王,三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冷峻淡漠:“本王并不是为自己求娶慕容姑娘,而是为本王的侄子勤王世子求娶的妻!”

“皆可皆可!”皇帝无所谓的开口,心中却是更加的满意。勤王世子,一个与慕容蓁同样声名大振的人物!天生废物无能,且瘫痪已久。

原本有些忌讳的人突然也放心不少!便是真凰,跟在这样一个废物的身边,终究也不能发挥作用吧?

“哈哈哈……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果然千里姻缘一线牵!”

“……”

轻松下来的众家使臣,终究放开了心结,不住的对着那位铁血王爷恭喜道贺。

缚灵王冷着脸一概不应。

慕容锦绣又狠灌了一口酒,随即看向那个冷冰冰的臭石头,眼神如刀,嚯嚯嚯的砍着。这个王八蛋,是嫌弃她们阿蓁么?尼玛,看你长得人模人样,却是个见识浅薄之人,混蛋!

那样热情似火的眼神,不让人察觉都困难,一直冷眼旁观甚少说话的缚灵卫突然抬起头循着那感觉看了过去,入眼处,便那面容姣好昏昏欲醉的女子,此时正瞪着自己,似乎无限怨怪,只是怒气冲冲的模样因着醉酒而氤氲的双眸墨黑朦胧似带了别样风情。一向冰寒的心一动,莫名的欲望爬上全身。

“哼!”慕容锦绣再次狠瞪了他一眼,却因为醉意而眩晕了视线。“皇上,奴家不胜酒力,先行退下了!”

“退下吧!”听到她的声音,看她嘴太朦胧的模样,心中厌恶顿生,声音便也跟着不耐:“会锦绣宫,别随意出来了以后!”

“是!”慕容锦绣低着头,嘴角微微挽起,是嘲讽。这种地方她才懒得过来。别随意出来?是要把她禁足的意思么?

“娘娘!”看着她起身踉跄了两步,她的随侍女官连忙跑了过来将她扶起,随即主仆二人小心的退了出去。

“娘娘!”

出得宫殿,闻着初春特有的带着寒烈的香气。慕容锦绣缓缓的推开了自己的女官。“我没事!”

“娘娘!我扶你会锦绣宫吧!”随时女官满眼的心疼,十年,她看了她十年孤独,十年痛苦,难倒还要在痛苦十年二十年或者一辈子吗?

“娘娘,你离开这里吧!”女官心痛的说道。她战力极高,想要离开皇宫应该不是难事?

“离开?哈哈哈……我离开了你怎么办?慕容家怎么办?”慕容锦绣笑问,只是笑着笑着便落下泪来,“那人一直在寻我慕容家的错处,他冷落我至如斯境地,不就是想逼我入局么?呵呵呵呵……我岂能如他所愿?”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咱们!”女官也哭了起来,她是慕容府出来的丫头,从小就伴在慕容锦绣的身边,从小便熟知慕容府的家训,衷心为国,身死不弃。这就是他们衷心为国身死不弃的结果吗?

“呵呵呵……因为那人的愚蠢无知!因为……呕……”

“娘娘,你……你没事吧?”

“呕……唔,我没事!”由着侍女扶自己在一边坐下,慕容锦绣皱着眉头揉捏着自己的额角。

“娘娘,你坐在这儿等一下,奴婢去寻碗醒酒汤来!”女官说完,便焦急的跑了出去。

慕容锦绣疲惫的倚靠在假山之上,蓦然想起之前被假山砸死的宫女,随即想到自己的侄女,心中有喜有痛,喜的是她强大的足够应付这天下的阴谋算计,痛的是,自己费力掌控的命运终究抵不过上位者的一句话。

突然一阵暗香传来,慕容锦绣立刻机警的闭气,奈何醉酒让她迟缓了反应,终究还是吸进了不少,身上不断涌发的燥热让她明白了对方的计策,忍着心中难捱的欲望,纵身一跃迅速的离开此地。

暗处,立刻有两个宫女走了出来,一脸的紧张。

“就这样就行了?”

“我也没用过!姑姑说这样就行了!”

“可是那位娘娘走了!”

“没事,姑姑说了,只要她吸进去就行!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其他的事情不必咱们管!”

那厢,缚灵王喝了几杯酒,觉着头晕,出了宫殿透透气,无意间竟走入一边梅花林,梅花争艳,留人沉醉。如此美景,倒也忘了回转。

唔!

“谁?”听得一声闷哼,原本沉醉于美景缚灵王突然转身,眸光微利盯着那声音的来源。

“你是谁?”

“……”那酒后朦胧的声音让他想到殿上那个酒醉的女人,就这一时迟疑,一个人影便迅速的撞进他的怀里,在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如树袋熊一般双手扒着他的脖子双腿圈着他的腰,脸也埋进他的颈间。

如此暧昧的动作,便是铁血男子也微微变了脸色。伸手去扒她圈着自己脖子的手,一边破口大骂:“混账女人,赶紧放开!”

“你好凶!”已经渐渐失了神智的慕容锦绣埋在人家的怀里听着人家的怒吼不由自主委屈的指控,张嘴,便毫不留情的咬住他的脖子,报复一般,用力的咬,尝到血腥味的时候还好心的吸了吸,察觉到那人僵硬的身子,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冷硬如冰的脸,随即又低下头,安抚一般的舔了舔。

“混账女人!”缚灵王黑了一张脸,却无法掩盖蔓延到耳根后的红晕。无法相信,他一个人人畏惧的丹北战神,人人敬如神的缚灵卫竟然被一个女人轻薄了!

“你为什么凶我?”慕容锦绣委屈的问询,身子却依然紧紧贴着他精瘦却强健的身子,似乎只有靠着他才能舒缓她体内的燥热。一种莫名的欲望升腾,让她好像碰他摸他同样也希望他对她如此,“你不喜欢我吗?为什么人人都不喜欢我呢?我长得很丑吗?你们都是坏蛋,那个老皇帝是王八蛋,你也是,你还嫌弃我们阿蓁,你不是好人,你赶紧滚!”嘴里说着让人滚,两只小手却不断的扒着人家的衣服,原本圈住人家腰的长腿因为不好施力也放了下来,只是依旧怕人跑了一半,整个人都倚在对方的身上。

“你松手!”缚灵王黑着一张脸声音暗沉的开口,他虽不近女色,却也不是柳下惠。他不保证她在这么乱摸乱蹭下去自己会不会失控。

“我不!”慕容锦绣仰起头,一双迷蒙的大眼睛盯着他,委屈又倔强。“老娘亲你你该偷笑!”说着,趁他诧异的时候张嘴咬上他的唇,柔软微凉是陌生的味道。

“女人!你找死!”抬手圈住那人的腰,忍无可忍的缚灵卫转守为攻。霸道邪肆的抢回主导权。

推荐好友明景文《闪婚之霸爱成瘾》两个男人争一个女人的故事。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联系电话
武汉民生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河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青海重点癫痫病医院
宿迁如何治疗牛皮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