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614章 陷害阴谋

2019-12-04 01:25:40 | 来源: 饮品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614章 陷害阴谋

有过小白的经验,蒲阳也没有太担心秦瑶的状况,从刚才的目测来看,她要比小白当晚还要好一点。小白后几道雷已经完昏迷的轰击,而秦瑶是抵抗住了才昏迷。

“此地不宜久留!刚才这里的动静很大,估计会有一些高手赶过来,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蒲阳这话说得很慎重。

现在回过头来,他觉得当初在西湖的时候,是非常的庆幸。正是因为向来没有在那边出现过强大的妖族,所以没有虚境的强者赶过去。要不然以他当时的实力,遇到多个的话,只怕状况会很糟糕。

这里是荒山野岭,但反而比都市里面有着多的强者隐居。而号召了屠妖大会的旗山派,也距离这里不算太遥远,若是有强者感觉到这里的渡劫天雷,赶过来就是多的麻烦了。

蒲阳不是怕事,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有多样法宝在手,利用这个机会,等吸引过来的强者都猎杀了,反而能捞上一大笔呢。不过如此以来,和守在裂天崖边沿专门打劫的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不能厌恶一种人,自己又成为那种人啊,那样就真的成邪魔外道了!

小白当然是唯命是从,何仙姑听了这话,也是暗暗点头。刚才她已经见识过蒲阳的手段了,有坑人的心思也有坑人的实力,如果继续在这里坑人的话,会把陆续赶来的强者一个个覆灭掉,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反过来,若是一下来了一群强者,把蒲阳当成勾结妖族的恶魔杀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好,我们走吧!你朋友受伤不轻,不如先回我那里暂住一段时间养伤吧?”

对于何仙姑的好意,蒲阳却是摇了摇头:“姑姑,今天很高兴认识您,也非常谢谢您的维护。不过我们有我们的去处,您那里肯定好,但未必合适她们。我们就此别过吧,您用么?能把号码留给我吗?等我父亲回来,我一定马上把您的事告诉他。”

何仙姑听了前面的还有点叹息,她要收留她们疗伤,也是想要趁机多了解一下,看看她们会不会有迷惑、残害蒲阳之心,同样的也想要找机会给蒲阳多的叮嘱。现在听到他告辞,也就只能答应了。而后一句话,也让她有一丝激动,真的还能见到蒲大哥吗?

她也部古板,虽然平日里未必能用到多少,但也有能联系到她本人的,留了号码之后,在告辞分开之前,蒲阳又把刚才从苍穹先生那里得到的那个石牌给了她,拜托她寻找一个传人。

蒲阳也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给了她之后,已经抱着秦瑶,带上小白一起飞着离开了。

望着他们的的背影,何仙姑怔住了。她原先觉得蒲阳是杀人得宝好像做习惯了,没想到竟然会把这东西给她。是见者有份么?还是真的不想让这东西流落到妖族?

在空中飞行离开的时候,蒲阳是抱着秦瑶,然后也拉上了小白。虽然他的飞行技巧,还是从小白那里学来的,但他现在运用着飞靴法宝,还是要比小白自己飞得省力一点。

小白也没有问他要去哪里,直接就跟着他离开。

蒲阳是再次回到了旗山,之前离开的时候是中午,加上来回的时间,还有在那个大阵里面困着的时间,现在已经要日薄西山了。

“这是……”在朝天峰上降落下来,小白低声询问了一句。

“旗山朝天峰,就是旗山派的所在地,你们如果不是被苍穹二人骗入阵法里面,就是来这里救慕容了。”

蒲阳回答她的时候,目光望向了西方。在平地上,这会儿已经是是傍晚了,而这矗立的朝天峰上面,正是看日落的好时候。在这样的高度看日出日落,不仅仅是大都市里面法想象的,便是下面乡间山民也看不到。

小白惋叹了一声:“原来先您来救了慕容先生了,您一个人就把整个旗山派都挑了么?只是这里还是有点、有点……”

蒲阳平日里可没有闲情逸致看日出日落,现在是刚好碰上了,就多瞄了几眼。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诗情画意的时候,听到小白的话有点不对劲,马上回过神来,他没有跟小白讲解,而是先扫视了一眼朝天峰上面,入眼却是让他非常震撼!

怎么会这样?

朝天峰上满目疮痍并不奇怪,他之前运用火焰之心,在这上面着实的放了一把火,就算没有部摧毁,要灭火重建也需要时间,不是半天时间能搞定的。可是他没有杀人啊!

确切一点说,除了屠妖大会的罪魁祸首佟达志和旗山派的掌门佟天路,他并没有杀其他旗山派的弟子。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旗山派的众弟子,还在为商量谁当掌门的事忙碌着,还想要让苍穹、玄伦跟何仙姑这些前辈做个见证呢。

可是现在,在这朝天峰上面,火是已经灭了,但烟还是有不少,混合着天上的云雾;而在地上,却是散落着不少的尸体,有的集中在一起,有的分散在不同的角落!

蒲阳在大雪松里面藏身了一上午,对于旗山派弟子数量有一个大致的掌握,以名门大派来说,不算多少人,但相比于蒲家之类密传家族、清修散人来说,也是有一定的规模,足有二三十个人。只有几个人,掌门也争不起来呀!

现在从地上尸体的大致数量来看,旗山派真的给灭门了!

“这是谁做的?这不是我干的!”蒲阳这才明白为什么小白的话语有点不对劲,分明是没想到他会把所有人都杀了,又不好说他。

小白听到他的话,有点惊讶:“这些人不是您杀的?”

从见面之后,就说着怎么从那个大阵里面离开,然后又是帮助秦瑶突破,以及后面种种问题。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的仔细聊天,此刻小白问起,蒲阳也只能从头讲起,把他回来之后的事一路说了一边,前面讲述得很简略,只是方便她了解来龙去脉,今天上午的事特意说了一下。

“让您担心了……”听着蒲阳一直在焦急等到她们的音讯,小白有点感动,也知道蒲阳不会撒谎,这里没有外人,也用不着对她撒谎。“不是您杀的,还有什么人要把旗山派部灭了呢?就算是我们过来,也只是救人,不会部都杀了啊。而且……”

“在那呢!”蒲阳指了指一处地方,然后抱着秦瑶飞身跃了过去,小白忙跟了过去。

这便是之前蒲阳藏身的那棵大雪松,能藏人在上面都不会发现,逐渐其浓密。现在这棵树上面的厚厚积雪已经被震落了大部分,而且树干已经被大面积的剥皮,上面写着一行大字!

替天行道!谁敢惹我们,旗山派就是下场!――蒲阳。

“这是在您离开之后,有人假冒您的名义把旗山派的人都杀了,还特意刻字在这里,想要让人族高手发现,从而挑拨他们来追杀您?”小白低呼了一声,以她那么没有生活经验,也是一下就看出了这阴谋。

蒲阳点了点头,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不奇怪这个阴谋,奇怪的是到底什么人想要陷害他!

他扫视了一下峰顶上面的死者,发现大多都是一击毙命!他们的总体实力很强,基本上都是炼气化神境的,就算是虚境的强者出手,要一击必杀,也是有难度的,除非是蓄意的偷袭。而这么多人都死了,不大可能都是偷袭。这说明动手的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至少比佟天路、苍穹先生他们这些人还要厉害得多!。

小白听到他的话,有点惊讶:“这些人不是您杀的?”

从见面之后

,就说着怎么从那个大阵里面离开,然后又是帮助秦瑶突破,以及后面种种问题。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的仔细聊天,此刻小白问起,蒲阳也只能从头讲起,把他回来之后的事一路说了一边,前面讲述得很简略,只是方便她了解来龙去脉,今天上午的事特意说了一下。

“让您担心了……”听着蒲阳一直在焦急等到她们的音讯,小白有点感动,也知道蒲阳不会撒谎,这里没有外人,也用不着对她撒谎。“不是您杀的,还有什么人要把旗山派部灭了呢?就算是我们过来,也只是救人,不会部都杀了啊。而且……”

“在那呢!”蒲阳指了指一处地方,然后抱着秦瑶飞身跃了过去,小白忙跟了过去。

这便是之前蒲阳藏身的那棵大雪松,能藏人在上面都不会发现,逐渐其浓密。现在这棵树上面的厚厚积雪已经被震落了大部分,而且树干已经被大面积的剥皮,上面写着一行大字!

替天行道!谁敢惹我们,旗山派就是下场!――蒲阳。

“这是在您离开之后,有人假冒您的名义把旗山派的人都杀了,还特意刻字在这里,想要让人族高手发现,从而挑拨他们来追杀您?”小白低呼了一声,以她那么没有生活经验,也是一下就看出了这阴谋。

蒲阳点了点头,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不奇怪这个阴谋,奇怪的是到底什么人想要陷害他!

他扫视了一下峰顶上面的死者,发现大多都是一击毙命!他们的总体实力很强,基本上都是炼气化神境的,就算是虚境的强者出手,要一击必杀,也是有难度的,除非是蓄意的偷袭。而这么多人都死了,不大可能都是偷袭。这说明动手的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至少比佟天路、苍穹先生他们这些人还要厉害得多!

国丹医院李登芳
尉氏县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南好的牛皮癣医院
贵州白癜风医院
三亚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喜欢